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老杳 > 本土危情:半导体公司频繁被外资收购

本土危情:半导体公司频繁被外资收购

刚刚进入2011年,又一家颇具潜力的大陆IC设计公司被外资收购,1月24日,ISSI发布消息以2000万美元现金收购厦门锡恩微电子公司。

这是继2010年苏州傲视通、上海普然、上海捷顶之后的又一家已经消失的IC设计公司,算上去年同样被并购的成芯半导体,从2010年开始外资集成电路公司开始大规模侵蚀大陆本不强大的半导体市场,如果政策及体制上继续保持目前的现状,大陆IC设计有胎死腹中的危险。

从帐面分析,2010年厦门锡恩营收达到2200万美元,此次ISSI收购包括现金2000万美元,加上锡恩现有资金1000万美元及其它资产合计收购金额达到4000万美元,去年锡恩净利润达到550万美元,PE大概为7倍,虽然与国际IC设计公司IPO平均为10倍的市盈率稍低,应当说收购价格非常合理,对于锡恩的创业者及风险投资也算是不错的回报。

按照锡恩2010年的营收,只要2011年再实现30%左右增长,财务指标完全可以远远超过大陆创业板上市的标准,如果锡恩2011年净利润可以达到700万美元折算人民币接近5000万元,按照大陆创业板平均60倍市盈率计算,锡恩市值将可达到30亿人民币(超过4亿美元),也就是说如果锡恩真的可以在大陆创业板上市的话,锡恩管理层及风投的回报至少可以放大十倍。

综上分析有朋友可能会问“十倍的回报”为何不能吸引锡恩回归创业板?锡恩为何会选择出售?这也是老杳希望解释的,也是老杳前面提到“本土危情”的根源。

由于历史原因大陆集成电路设计公司普遍为外资架构,目前大多数IC设计公司的创始资金来源也主要是风险投资特别是境外的VC,国家这些年虽然对集成电路产业的投入越来越大,不过政府的资助主要以基金如863、核高基等投入,这几年虽然包括苏州、无锡等地政府资金开始在新创公司中占有股份,不过总体来看并不多,由于外资架构,大陆IC设计公司要想回归在创业板上市,除需要改制之外,之前的财报报表也需要清零,也就是说登陆创业板至少需要两到三年时间,由于半导体行业存在波峰波谷的起伏,任何一家公司的管理层都无法保证未来三年之内公司的营收保持高速增长,因此如果回大陆创业板上市,管理层要担当业务增长的风险,这一点是风险投资不愿意看到的。

第二,与在NASDAQ等海外交易所相比,大陆创业板的上市过程风险更高,大陆股市上市难、监管松,而NASDAQ相反上市容易、监管严格,有朋友形象的比喻大陆股市上市前只有半条命,任何人都可以一招致命;上市之后则变为九条命,即使亏损也可以死而不僵,因为任何证监会做的处罚要考虑众多股民的利益,而在NASDAQ只有财务指标达到,一般公司上市并不难,完全不像大陆公司上市像做贼、躲躲闪闪,生怕别人知道生事。

第三,由于体制原因,大陆上市公司很难进行股权收购,好像大陆更鼓励现金收购,而面对风险投资控制的众多IC设计公司,现金收购并不是最佳的选择,如果选择海外并购股权并购更是最流行的方式,大陆的特色已经越来越阻碍企业的国际化进程。

有了上述几条,已经具备海外上市标准的IC设计公司如锐迪科、格科微、深圳国微、上海芯原一般都会选择海外上市,轻易不敢做出回归创业板的决定,即使知道回归可以获得更多的融资;IC设计公司海外上市一般营收需要达到或接近1亿美元,与大陆创业板大概3000万美元的营收相比高出不少,以老杳的统计目前大陆营收达到获接近1亿美元的公司大约为十家左右,而营收在1000万-一亿美元的公司至少超过40家,这五十家公司构成了大陆接近500家公司的脊梁,而营业收入不高不低的这四十家公司往往会成为众多外资收购的重点对象,如果政府在创业板IPO上网开一面承认改制前财报,众多公司肯定会优选创业板上市,否则以目前的趋势未来几年出现标题中提到的本土危情并非危言耸听。

孙正义说日本未来需要IT立国,其实中国比日本更需要IT立国,IT可以带来技术进步,更可带来众多人口就业,经过改革开放三十年的进步,目前中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制造基地,这几年之所以外企半导体企业频频对大陆企业进行并购,是因为随着大陆技术水平的提升,大陆已经不仅仅是代工基地,也已经成为研发基地,成为全球最大的集成电路进口国,这两年大陆手机横行全球新兴市场便是证明。而集成电路又是IT立国核心,往上游可以促进晶圆、封测甚至设备产业发展,往下游促进终端、软件的发展,更是国防、军工的核心产业,可惜政府看到这一点在政策扶植上却一直走偏,没有政策和体制的支持投入再多资金也只会事倍功半。日本衰落便是从逐步放弃IC开始的,孙正义虽然呼吁,要想阻止这一趋势很难。

要改变这一趋势,一方面政府应当鼓励并在政策上支持本土并购,另一方面也应当鼓励并在政策上向半导体公司登陆创业板倾斜,与外资跨国公司相比,大陆的产业基础及资金太薄弱,国民技术IPO母子超过20亿令很多人羡慕不已,其实仅仅3亿美元的资金并不能让国民技术放开胆量实施并购,2010年上海普然营收不过1000万美元,Atheros收购普然的资金便超过8000万,也就是说国民技术手头资金还不够收购四个普然这样的公司,本土与海外的差距可见一斑。

虽然在十二五之初国务院便推出“国六条”,只要体质上对集成电路不做更多的倾斜,国六条并不能阻止外资对大陆半导体的侵蚀,治标不治本的政策导向只会将大陆多年来对产业的支持化为外资的甜蜜果实,中国大陆的产业政策到了该调整的时候。(老杳)

老杳开微博啦,请选择:集微网微博新浪微博SOHU微博腾讯微博网易微博

推荐 9